首页 > 社会 > 正文

为什么越来越多人不发朋友圈了?


更新日期:2018-08-10 17:20:57来源:网络点击:1148688
贵州工业职业技术学院,贵州师范大学求是学院,贵州招生考试,兽性新人类,兽王请按爪,兽兽艳照门

原标题:为什么越来越多人不发朋友圈了?

重要的不是你几天更新一次朋友圈,又有多少人给你点赞。

重要的是,你使自己变得充实而自足。

文 | 卡娃

本文转载自微信公众号“卡娃微卡”(ID:kawa01),原文首发于2018年8月3日,原标题为《为什么越来越多人不发朋友圈了?》,不代表瞭望智库观点。

1

某天与朋友闲聊时忽然被问起,“怎么好久没见你更新朋友圈了?”

我有些愕然,点开自己的微信相册,才发现上一条动态已经是好几个月之前。

再点开几个以前在朋友圈里很是活跃的面孔,情况也竟然与我大同小异,有的甚至早已经在我的视野里消失了……

很多人,在不知不觉之中,渐渐地淡出了朋友圈。

 

 

仔细想想,与微信朋友圈早些年的热闹红火的景象相比,如今的我们,更新和翻阅的欲望都已大不如从前,而那个标志着新动态来了的小红点似乎也不再出现的那样勤快。

以前的我们,看了一部剧或者电影,要发条朋友圈谈谈感想;去了某家新的餐厅,要发条朋友圈留个纪念;即使是偶然瞥见一片好看的云,路边一课奇怪的树,都要发条朋友圈表示喟叹。

现在的我们,点开一个,最新动态停留在大半个月前,点开另一个,“朋友圈仅三天可见”,更新勤快的除了少数几个总是很活跃的老面孔,就是转发些公号文章或是发些微商。

为什么很多人不愿意发朋友圈了?

是我们已经没有了倾诉的冲动?还是我们已经没有了交流的欲望?

知乎上有句话形容的贴切,“不发憋屈,发了矫情。”

是啊,我们仍然有渴望倾诉、希望被理解的愿望,但我们却越来越不想发朋友圈了。

 

 

2

古龙说,人在江湖,身不由己。

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朋友圈更是如此。

大部分人的微信发展史都是这样的:

一开始,微信加的都是朋友,可以肆无忌惮地想说啥就说啥;

后来,微信又加了亲人,说话就要小心许多,不敢发那些会让父母担心的东西了;

再后来,微信又加上了同事和领导,言谈更要谨慎,甚至偶尔还要身不由己的帮忙转发和点赞一些“任务”;

朋友圈,渐渐从一个抒发情绪的“后花园”,变成了你来我往的社交“江湖”

越来越多的人挤进了你的朋友圈里,从亲朋好友到同事上司,甚至是送快递的小哥、卖你东西的店主、各种一面之交的人。

即使大部分人是你熟识的,却未必是可以交心的。

当我们通讯录里的名单越来越长,真正深交的人却越来越少,绝大多数的,不过是“点赞之交”。

等你回过神来,这个叫朋友圈的地方,早已经不全是朋友了,而越是这样的地方,越是让人觉得言多必失、人言可畏

 

 

你随随便便发的一条动态,可能就会被各种解读、询问,甚至成为茶余饭后的闲话谈资,而你防不胜防。

当然,也有人说,你可以设置朋友圈分组可见啊。

可是当你斟字酌句,考虑完“不能太颓废,不能太激进,不能秀东西秀人,不能乱转发,不能太矫情,不能……”

再细细地安排好分组,分析完“这个人看了可能会不高兴,那个人看了可能会觉得low……”

你最初想要分享的心情早已消失的无影无踪。

3

村上春树说:“人生而孤独而无法相互理解,所谓交流只不过互相寻求安慰。”

正因为我们生而孤独,所以我们总是有着倾诉和交流的冲动。

然而,如鲁迅所说,“人类的悲欢并不相通”。

你觉得开心的事情,或者在别人眼里是炫耀或者低级;你觉得难过的事情,可能在别人眼里是矫情和懦弱。

 

 

所以,在众人面前敞开自己的内心世界,永远都是一场风险不低的冒险。

在这个成分日益复杂化的朋友圈里发动态也是如此。

有时候只是忽然思绪泛滥,只是想打出一些简单的文字,来表达一下此时此刻的心情。

然而发出来的瞬间是畅快了,麻烦却也跟着来了。

有很多人习惯删掉自己的朋友圈动态,一是因为,每个人回头看从前的自己都容易觉得矫情又幼稚(你看,连自己都会这样觉得,更别说其他人了),二是因为,担心自己一时的情绪发泄会被别人胡思乱想的解读。

我们总是渴望被人关注、赞赏和懂得,但又总是在追逐这些的过程中,遭遇失落、误解甚至是曲解。

于是我们越来越不想说了,也不敢说了。

但也许,这也是一种成长。

所谓成长,就是将注意力从晒幸福晒经历,变成自我消化幸福和消化经历

人生这条路走下来,你会慢慢将外在的表露冲动,变为内在的前进动力。

 

 

重要的不是你几天更新一次朋友圈,又有多少人给你点赞

重要的是,你使自己变得充实而自足

反正,熟悉的人,自然知道你啥情况;

不熟悉的人,又不关心你啥情况。

过日子,如人饮水冷暖自知,

幸福不幸福,开心不开心,又不是给别人看的。

珍惜自己,还有身边那几个交心的人,最紧要

相关:

县级审批“村里办” 河南邓州创新农村治理体系  新华社郑州8月10日电题:大数据进村 县级审批“村里办”——河南邓州创新农村治理体系  新华社记者林嵬、宋晓东  “有事找村里,办事不出村”,在河南邓州,“大数据”撬动了农村治理方式的改革,改写着农民生活。近年来,随着村级管理权限的缩减,农民与村级组织间互动性大大减弱,出现乡村“悬空”“两不找”等问题。记者采访发现,邓州建立起“农村大数据”,赋予了村级组织县一级办事权,不仅降低了群众的办事成本,提升了基层治理能力,更拉近了干群关系。  “办事不出村” 县级办事权下放村组织   邓州市穰东镇穰西社区居民巴光奇,在深圳打工20多年..

乡情村史陈列室讲述打不垮的鱼子山  平谷区鱼子山村史陈列馆讲解员张玉霞拿着当年鱼子山兵工厂制造的地雷,给大家讲述抗日故事。本报记者 潘之望摄   本报讯(记者 刘桥斌)“铁北寨、铜南山、打不垮的鱼子山。”在平谷京东大峡谷山东庄镇鱼子山村,世代流传着这样一句民谣。尽管战火硝烟已经远去,但打不垮的鱼子山精神在乡情村史陈列室得以代代相传。  鱼子山村东南接老官地,西北连着大果园,与盘山南北呼应,驱车沿夏鱼路向北一路直行,京东大峡谷北侧便是鱼子山村的乡情村史陈列室——鱼子山抗战纪念馆。据陈列室讲解员介绍,1938年,中国共产党在此建立鱼子山抗日根据地,创建平谷第一个党支..

江西将制定污染防治攻坚战成效考核实施细则  新华社南昌8月10日电(记者邬慧颖)记者从江西省环保厅了解到,江西将制定污染防治攻坚战成效考核实施细则,对生态环境保护地方立法和执法情况、年度工作目标任务完成情况、生态环境质量状况、资金投入使用情况、公众满意度等相关方面开展评价考核。   江西省日前出台的《关于全面加强生态环境保护坚决打好污染防治攻坚战的实施意见》全方面加强生态环境保护。其中明确提出,各有关部门要制定生态环境保护年度工作计划和措施清单。各市、县(市、区)有关部门也需明确生态环境保护责任,制定年度工作计划和措施清单。  在健全环保督察机制方面,江西省将完善省级环境..

相关热词搜索:贵州工业职业技术学院,贵州师范大学求是学院,贵州招生考试,兽性新人类,兽王请按爪,兽兽艳照门

上一篇: 台湾写真:在宫庙里打造艺术殿堂的彩绘师刘家正
下一篇: 用异烟肼毒狗,不如制定中国版《恶犬法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