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即时 > 正文

火箭军的这部MV 透露出军改新动向


更新日期:2018-09-15 00:02:22来源:网络点击:1188106
废材要逆天嗜血六小姐,废柴兄弟第三季,废柴联盟第一季,阿科哥,阿科登,阿进

原标题:火箭军的这部MV,透露出军改新动向

撰文| 董鑫

军改又有新动向,这次是引人瞩目的文工团。

今天(14日)下午,解放军报社西部战区分社发布了一条视频,题为“再见了,火箭军文工团!《心中的歌》唱出几代人芳华”,视频作者为火箭军文工团。

在视频介绍中,有这样一段描述:

从1966年到2018年,火箭军文工团走过了52个春夏秋冬。今天,火箭军文工团光荣退役。

在谢幕MV中,火箭军文工团的清河旧址和天泰剧院新址依次亮相,现任团长周炜为主题曲作词并出演,感兴趣先来点击欣赏一下。

战火中的文工团

文工团这三个字在我军可谓历史悠久,一直可以追溯到上世纪二十年代,中国工农红军各部队从士兵中挑选优秀分子组成的宣传队。

比如,原广州军区政治部战士文工团的前身就是中国工农红军红四军宣传队,这是我军最早的文艺团体,于1928年在井冈山成立。

此后经过多次改革,大家耳熟能详的几个文工团大都诞生在上世纪五、六十年代。比如,总政歌舞团成立于1953年,空政文工团成立于1950年,海政文工团成立于1951年,开头政知君提到的火箭军文工团则成立于1966年。

在战争年代,文工团的文艺兵也是兵。

先举一个暴露年龄的例子。政知道(微信ID:upolitics)小时候曾看过电影《英雄儿女》,女主角王芳就是一名军队文艺工作者。在抗美援朝战场上,她用一首《英雄赞歌》鼓舞着前线将士的志气,一次随文工团在阵地上演唱时,为掩护炊事员,王芳还负了伤。当前浏览器不支持播放音乐或语音,请在微信或其他浏览器中播放

英雄赞歌群星

现实中,大家耳熟能详的军队艺术家中,也有人上过战场。

1985年,总政歌舞团到老山前线的慰问演出,其中就有阎维文和彭丽媛。那年中秋节,他们凌晨戴着钢盔坐车出发,一直到中午才到达老山主峰。

在前线指挥部所在的“猫耳洞”里,他们的歌声时不时就会被炮火打断,一些战士还用自己的身体保护他们。

几位文工团团员沿着战壕边走边唱,不能到的哨位,阎维文和彭丽媛就拿起电话,对着电话的听筒,给战友清唱。

文工团的裁撤路

2015年9月3日,在纪念中国人民抗日战争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70周年的大会上,习近平宣布,中国将进行第11次裁军,裁减人数为30万。

当天下午的新闻发布会上,时任国防部新闻发言人杨宇军表示,这次改革裁减军队员额将分步实施,裁减军队员额的重点是压减老旧装备部队,精简机关和非战斗机构人员,调整优化军队结构。

作为非战斗机构人员,文工团站到了风口浪尖之上。

但提及文工团的裁撤,这不是第一次。

上世纪50年代之后,大战平息,各大军区的文艺团队都纷纷合并裁撤。按照当时的要求,只有大军区以上的单位,才能保留文工团,军和军以下单位不得保留文艺团体的建制。

上世纪80年代,文工团又压缩了编制进行调整。比如,百万大裁军时,随着4个大军区的撤销,原武汉军区胜利文工团、福州军区前锋文工团、昆明军区国防文工团撤销,乌鲁木齐军区文工团保留,改为(降格)新疆军区文工团。

在2003年“20万大裁军”的背景下,全军文艺团体在2004年进行整编。除了总政治部直属文艺团体外,取消军区以下的所有表演团体,仅保留各军区和军种文工团。

新一轮军改后,军队文工团以归属单位划分,共分为三类。

隶属于中央军委政治工作部的文工团

中央军委政治工作部歌舞团(原总政治部歌舞团)

中央军委政治工作部歌剧团(原总政治部歌剧团)

中央军委政治工作部话剧团(原总政治部话剧团)

隶属于军种部队政治工作部的,以及隶属于中国人民武装警察部队政治工作部的文工团

陆军政治工作部文工团(原北京军区战友文工团)

海军政治工作部文工团(原海军政治部文工团)

空军政治工作部文工团(原空军政治部文工团)

火箭军政治工作部文工团(原第二炮兵政治部文工团)

战略支援部队政治工作部文工团(原兰州军区战斗文工团)

中国人民武装警察部队政治工作部文工团(原中国人民武装警察部队政治部文工团)

隶属于战区陆军的文工团

东部战区陆军前线文工团(原南京军区政治部前线文工团)

南部战区陆军战士文工团(原广州军区政治部战士文工团)

西部战区陆军战旗文工团(原成都军区政治部战旗文工团)

北部战区陆军前卫文工团(原济南军区政治部前卫文工团)

最新的消息是,几天前,火箭军文工团团长周炜在接受媒体采访时透露:

“就在昨天(指9月10日)下午,海政,包括火箭军等其他军种,编制体制改革调整正式落地,也就是说,军队‘文工团’这三个字正式退出了现役。”

文工团的明星

非战斗机构庞大,人员也多。

早在2015年,裁军消息刚刚传来的时候,《中国新闻周刊》曾报道过,当时全军专业文艺院团大概包括7大军区政治部文工团、西藏、新疆军区政治部文工团、空政文工团、海政文工团、二炮文工团、总政歌舞团、总政歌剧团、总政话剧团、解放军军乐团等在内,一共16个团,再加上八一电影制片厂等影视制作和舞蹈艺术机构,全军各类文艺兵至少一万人。

这些文艺兵中,有相当多知名的表演艺术家。

比如“干嘛呐干嘛呐”的国家一级演员林永健,《武林外传》里的佟掌柜闫妮、白展堂沙溢都隶属空政文工团;歌唱家郁钧剑、蔡国庆、谭晶,有“杰森斯坦森”之称的演员郭达等均隶属总政治部;上周去世的著名相声表演艺术家常宝华则隶属于海政文工团。

这些文工团里的明星大都是团级以上干部,他们是军人,但不被授予军衔,只有专业技术等级,在待遇上可以通过级别和军衔进行比照。

文职干部分为特级以及一至九级。其中,特级、一级、二级文职干部的军中级别均为正大军区级、副大军区级、正军级,待遇等方面相当于上将、中将、少将,三级文职干部的军中级别为副军级,相当于少将、大校。

在享受津贴等福利待遇的同时,这些明星军人也要履行义务,受到约束管理。比如,总政治部歌舞团和各单位文工团每年为部队各类演出不少于100场,文艺创作人员每年深入基层部队体验生活不少于1个月等。

2013年8月,解放军总政治部还专门颁发了《关于规范大型文艺演出、加强文艺队伍教育管理的规定》,包括严格控制文艺单位人员参加地方电视台选秀类节目,禁止签约加入地方文艺单位、文化公司和经纪公司,禁止开设公司和以营利为目的的工作室等。

退役

文工团“退役”了,这些文工团里的明星怎么办?

有些人已经“先走一步”。

在《红海行动》中饰演蛟龙突击队队长的演员张译,曾在1997年至2006年服役于原北京军区战友文工团。他在2006年转业,谈及离开部队的原因,张译表示,赶上裁军,一个话剧团整编后的人数几乎演不了话剧,这种调整对文工团来说是伤筋动骨的。

再来看看政知道(微信ID:upolitics)开头提到的那则MV,视频中出现了几代火箭军文工团的团员。

这两位是不是很眼熟?

2009年,凤凰传奇特招进入当时的二炮文工团,但当时跟唱片公司还有合约在身。因为部队的演出任务经常临时下达,如果当天刚好有商演就只能违约罢演,并承担演出商的损失。因为这些原因,服役两年之后,凤凰传奇离开了二炮文工团。

不止是他们,军改启动之后,在裁军背景下,也有人陆续离开。

2015年12月,空军政治部文工团原副团长韩红宣布退伍。

2016年9月,东部战区陆军举行转业干部退役仪式,一些观众熟悉的面孔位列其中,比如国家一级演员范明。

今年1月,知名演员、曾任南京军区前线文工团副团长的侯勇在微博晒出了一张中国人民解放军文职干部转业证书的照片,正式宣布结束自己27年军旅生涯。

退役之后,他们做什么?

有人自主择业,比如范明,成立自己的影视传媒公司;有人选择读书深造,比如侯勇,进入北京大学学习进修;也有人继续活跃在影视屏幕中。

无论如何,军改进行中,芳华已谢幕。

资料| 中国军网、人民文摘、北京青年报等

相关:

滴滴:司机安全服务记录逾千次才可在深夜接单   滴滴早前因两起顺风车司机奸杀女乘客事件,决定下架顺风车业务,并暂停深夜出行服务一周作整顿。滴滴现宣布,明日(15日)起将恢复深夜出行服务,但快车和专车司机须满足注册超半年、安全服务超1000单才能在深夜接单。   滴滴还公布安全大整治阶段进展,平均每日有18万人点击进入「一键报警」页面;录音功能已覆盖全部订单的78.9%;司机安全培训计划考试通过率为99.3%;9月4日至14日期间,共有698万乘客添加了紧急联系人,重大安全客服人数增加3倍。   滴滴又表示,将尽快启动网约车全面合规工作,积极引导专快车..

金融海啸后美欧走了不同的路   美国和欧洲在金融海啸后的最大差别在于市场出清,让市场价格在下行周期中放手一跌,让企业和个人在危机中倒闭、破产。美国先做出清,再用减税补元气,民营经济引领了复苏的过程。  二零零八年九月,投资银行雷曼兄弟倒闭了,由此触发了一场百年一遇的金融海啸。十年过去了,在超宽松的货币政策簇拥下,金融资产价格大涨,但是实体经济的复苏却缓慢许多,而且不同国家的经济增长前景也十分分歧。  美国经济的复苏相对较快,力度较强,至今已经走出了战后第二长的经济扩张周期,消费需求旺畅、工资上涨加速、企业投资..

据报麦德龙考虑出售中国业务股份或寻合作夥伴   引述知情人士称,德国知名批发零售超市麦德龙正在评估中国业务,包括出售股份和寻找合作夥伴。  麦德龙股东近日寻求出售部分持股,传有意收购的投资者包括复星国际(00656)。 (责任编辑:DF378)

相关热词搜索:废材要逆天嗜血六小姐,废柴兄弟第三季,废柴联盟第一季,阿科哥,阿科登,阿进

上一篇: 搁浅在南海浅滩上的菲律宾军舰 揭示了中菲新关系
下一篇: 台风“山竹”登陆倒计时 广东提升应急响应为II级